凤凰独家|中国会否因“倒灌”病例再次引发感染潮?袁国勇院士回应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DNF私服

新冠疫情全球告急  ,中国如何避免前功尽弃?病源问题迷雾重重 ,他直言要警惕自身不足。香港防疫“快三步” ,科研誓要跑赢病毒。《问答神州》专访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袁国勇(上集)

(本期为粤语采访  ,具体内容可参考文字)↓

袁国勇的研究领域集中在新发传染病的新型病原体  ,他带领团队发现了人类冠状病毒HKU1、蝙蝠类似SARS冠状病毒、蝙蝠冠状病毒HKU2-24和多种细菌、真菌以及寄生虫。

新冠疫情期间  ,袁国勇担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之一、世卫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联合考察组的二十五位专家之一、香港特区政府专家顾问团的四位成员之一。2月28日  ,由钟南山作为通讯作者  ,袁国勇、李兰娟、曾光等诸多专家共同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JM)发表名为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na(2019 年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特征)的研究。

疫情期间最新打招呼方式

灵感来自于...

电影《E.T.外星人》

米开朗基罗于1508年-1512年创作的壁画 ,《创造亚当》

中国的防疫  ,其他国家现在未必可以做到

当下 ,新冠肺炎疫情在多国持续蔓延。截止到2020年的3月3日  ,全世界已经有70多个国家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专家感叹说  ,中国走出了至暗时刻  ,世界却似乎回到了武汉早期流行的时期。面对全球的疫情“高烧”不退  ,中国会否因为“倒灌”病例 ,再次引发感染潮?随着疫情的变化  ,各国应当如何调整预防和减少感染传播的目标与措施?中国又当如何传递防疫的经验?

袁国勇院士和主持人吴小莉

袁国勇:其实现在 ,当50几个国家已经有这个疫情的时候  ,根本已经是一个全球大爆发了。像韩国大邱市、意大利这样的地方 ,他们已经走向最初武汉的方向了  ,情况非常令人担忧。

吴小莉:现在已经开始有反输入的案例 ,您担不担心真的有更多输入案例进入中国内地和香港  ,引发另一波疫潮?

袁国勇:这个是肯定的 ,就好像刚开始武汉输出病例一样 ,现在意大利、韩国 ,甚至将来美国 ,都会转过头输入个案给中国 ,所以这个疫情的控制一点都不可以放松 ,同时也要考虑边境的管制 ,有一些可能从疫区来的人  ,真的要先隔离十四天才行。

上一次2003年SARS导致的经济损失是400亿美元。这次疫情持续下去的话  ,经济损失一定会比上次多得多。因为到最后 ,如果其他国家搞不定  ,他们的病例会倒过来输入中国  ,到时中国的经济也会再受另外一波的影响。

采访过程中 ,主持人和嘉宾保持六个砖位的安全距离

吴小莉:您觉得中国这种全员动员的防疫措施 ,可能复制到其他国家吗?

袁国勇:15天前我去内地 ,在这个过程中 ,我们都看得出内地的防疫措施是非常严谨的。每一个社区、每一栋大厦、每一个村  ,甚至每一条主要公路  ,都做足了功夫  ,所以现在中国的防疫才这么成功。这个是其他国家现在未必可以做得到的。

我们世卫专家组给出的一个建议  ,就是其他国家必须要现在、立刻动员起来  ,把这些防疫措施都做到位  ,让国民预备好疫情的来临、知道怎么保护自己。这个是需要时间的  ,不是立刻就可以做得到。

病毒发源地 ,不是最大的问题

疫情刚刚开始时  ,坊间就有议论说病源并非在中国。2月27日  ,在广州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的通气会上  ,钟南山院士也表示  ,“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 ,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一直未被寻获  ,也使得疫情发源地的问题显得迷雾重重。

现在的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

吴小莉:有人说疫情可能是发生在中国  ,但不一定发源在中国  ,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袁国勇:的确  ,病毒未必发源在中国。因为我们知道  ,75%新发性传染病的细菌和病毒是来自野生动物  ,而很多时候这些野生动物未必是中国本身有的  ,可能是从非洲、东南亚那边运进来的。这样的话  ,源头不在中国  ,也说得通。但是 ,我觉得不需要浪费时间去讨论这个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  ,为什么会有野生动物在这个海鲜市场里面贩卖?

我那时跟钟南山院士以及其他专家在武汉视察 ,我们经过华南海鲜批发市场  ,那个街市距离旁边很高、很先进的商业大厦只隔了一条马路  ,是在人口很密集一个商业区的中间  ,可以说是匪夷所思。我们当天去调查的时候  ,当地卫生部门的人员说给我们听  ,那个街市的卫生环境很差、很多垃圾、臭味浓烈得不得了、周围老鼠横行。为什么在武汉一个这么重要的商业区中心 ,有一个海鲜市场  ,而且里面居然正在贩卖野生动物?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野生动物贩卖

吴小莉:就是说病毒发源不一定在中国  ,但是它确实是在武汉那里变种的?

袁国勇:在武汉那里  ,那个病毒适应了这个环境  ,变得可以很有效地人传人  ,这个是肯定的。它开始也真的是和街市有关系。那些野生动物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很难知道。

其实2003年SARS的教训是很重要的  ,就是你不尊重野生动物的生命  ,你去贩卖它、吃它 ,于是它的病毒就进入人类当中。但是十七年过去了  ,我们忘记了这个教训  ,我们仍然没有去管好我们的街市。我们要记得一件事  ,就是人类和野生动物的相处、和食用动物的相处  ,是两件事。对于野生动物  ,我们真的应该要跟它们保持很远的距离。我们不吃它们  ,它们也不会惹我们  ,就像蝙蝠这样。这是一个对将来很重要的提示。

如果香港的情况像武汉那样  ,医疗系统一样会瘫痪

作为香港特区政府专家顾问团的四位成员之一  ,袁国勇及其他专家早在2019年12月31日便向特区政府汇报了内地疫情爆发的可能性  ,香港随后及时采取了防控反应及举措。1月25日  ,特区政府将应变新冠病毒的级别提升到最高的“紧急”级别  ,同时就防疫成立了可以直接向特首汇报并提出建议的专家顾问团。随后  ,特区政府在1月30日  ,宣布实施“局部封关”;又在2月4日 ,再次整合口岸措施 ,进一步压缩跨境人流。

香港海关

吴小莉:1月25号香港成立专家顾问团  ,您作为成员之一 ,提出了什么样的建议?

袁国勇:基本上是关于边境控制需要的。当你每天有差不多4-5万人过关的时候 ,是很难避免疫情不被带入香港的。我估计政府未必完全听取的原因  ,是因为香港是一个开放型经济体。虽然实施慢了些  ,但回头看 ,这个影响也不大。虽然开始的病例是由内地来的  ,但之后都是本地的  ,不过数目也不是很多  ,我们现在的全部确诊人数还少过新加坡。

有一件事 ,世卫的专家组也说了 ,就是希望所有国家的国民对政府、对专家有些耐心。因为我们对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也是很少的。防控措施的改变是随着我们有新的认识、新的科学实据  ,而不断改变的。所以有时 ,市民会觉得你做事情慢了 ,或者你做的事情太过扰民了 ,这些是没办法的。因为我们也正在学习 ,所以希望市民对我们这些专家、对我们的政府多一些耐性。

采访片段

袁国勇:香港可以控制的唯一一件事 ,能令到我们的医疗系统不会瘫痪  ,就是控制住社区。如果我们的情况像韩国大邱市  ,或者武汉那样  ,我们的医疗系统一样会瘫痪。病患太多了  ,医护人员无法全部顾及到。他们如果太累了  ,自然就会受到感染。现在香港抢口罩、抢米、抢厕纸  ,其实这些恐慌都不是大事。但是如果有医生、护士都病倒  ,甚至死亡的时候 ,那才真的是恐慌  ,社会真的会乱。所以我们香港政府必定要让这个疫情不要在社区蔓延  ,如果政府做不到这件事情  ,将会是非常严重的错误。

希望我们现在做的所有措施 ,可以维持到综合温度过了25℃甚至是35℃的时候。因为这个病毒在高温环境下的生存能力会弱很多  ,加上我们人体免疫系统对这个病毒的炎症反应  ,很多时候未必有这么厉害  ,到那时我们才可以慢慢将这些检疫措施降低  ,一步一步地降低  ,千万不要急着突然停了它。